https://www.10caiji.com 资源站,每日更新!海量资源API采集! 帮助文档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都市情感

背叛的开始
165的身高再加上36、24、36的三围我的爱!妈妈 探望女友
165的身高再加上36、24、36的三围我的爱!妈妈 探望女友

背叛的开始
上次被厕奸后,我渐渐发觉自己越来越倾重于肉欲。在寂寥时经常会胡思乱想,幻想着如何偷情、和不同的男人做爱的感觉。
不过幻想归幻想,我并不愿意去实现它,因为我知道偷情会使我付出天大的代价。
被陌生男人奸的事,我没有对任何人说,包括我的好姐妹小玲也不说,当然我丈夫更不能让他得知了。但是我对我丈夫更加好、更体贴,我总觉得我对不起他,虽然说是被强奸的,但我自问在那过程中我自己也在享受,虽说我不是自愿的,但我发觉我好像也不怎么反抗啊!
那事件过了几个月后,我和小玲依然常常在上次那个地方出入,不过再没有碰上过那个男人。也在这几个月时间内,我和小玲的丈夫相互认识了。
她丈夫--阿昌是广州本地人,三十岁左右,标准的南方男人,个子精瘦精神饱满,样子还挻帅的,最特别的是他那双漂亮的眼睛,源源不断地散发出男人独有的魅力。我发觉他常常盯着我看,每次我与他眼神相碰,我马上转开并且心如鹿撞。我常把他幻想成偷情对象。
这天晚上我和小玲本来约好一起去健身中心跳有氧舞蹈的,不过临出门时小玲来电说月事来不能去了。我祇好一个人去了。
在运动后洗完澡整个人都清爽了,从健身中心出来已经是九点了。
「小芸,上哪去啊」
我顺着声音望去,「阿昌哦,我刚健身出来,你怎么在这里的」原来是小玲的丈夫阿昌。
阿昌那摄人的眼睛往我脸上一扫,笑笑的说:「哦,我刚才和朋友在这边谈些事。」忘记介绍了,阿昌是做生意的。
「小芸,你有没有空,我请你喝东西。」阿昌好像蛮高兴的样子
「呵,看来今晚你的生意谈得很有收获哦,好吧,去哪叫小玲出来吧。」反正老公这几天赶工,都在筹建处过夜,这么早回去也是无聊之至。
「好的,到地方坐下我再打电话给小玲。」阿昌望了我一眼笑着说,「今晚谈生意还真的收获不小,等一下慢慢告诉你。」
我随阿昌走过了一个街口,上了他停泊在那里的车子。我们来到环市中附近的一间XXX酒吧,坐下后阿昌马上又站起来说是出去打电话给小玲。
我也打电话给老公告诉他我和小玲在喝东西,免得他打电话回家找不到我。
「小玲说她很不舒服,不来了,还说今晚放你飞机很不好意思,让你玩得开心点。」阿昌回到座位上就说个不停。
我们坐的位置在大厅的一个角落,这间酒吧的情调还蛮好的,灯光很柔和,但并不像其他「情侣吧」的昏暗环境,这里绝对是朋友相聚的好地方。
我们边喝着喜力边聊天,话题由小玲聊到家庭、生活等等,不知不觉的我喝了几瓶喜力,头有点昏昏的、沈沈的。
阿昌说该走了,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。
这时阿昌说酒喝多了点,先去个地方吹吹风醒一下再送我回去。我们便驱车来到了麓湖畔。刚喝完酒再在这凉风习习幽雅的湖区漫步真是无比的享受啊。
回到车上,黑暗中阿昌插车钥匙时不小心掉到座位下了(过后才知道他是有意掉的),他马上弯腰下去摸索。那天我穿的外套是短摆裙、休闲衬衫,脚下是一双精致的凉鞋。他有意无意地碰了好几次我的脚,还在脚趾处扫过。平时我的脚就非常怕痒,连自己碰都受不了,可是这时我不是觉得脚痒痒的反而觉得心痒痒的。
「唉!我这车内的灯坏了,早该修了。」阿昌叹气说着,「小芸,你伸手在后排座位上拿个手电给我。」
「你先起来,我手够不着啊。」我伸手探了几次都摸不到手电筒。
「不用起来,你坐好了。」他已经整个人蹲在我脚下了,伸手到我座位边把我的靠背调成平躺的,他还乘机偷摸了我的美臀,我又是一阵心慌。
他接过我递过去的手电筒并说:「你暂时先躺着吧,我找找看。」
过了一阵,我觉得有点不对,我挺身一看,他哪里是在找钥匙,手电筒照在我微开的两腿间,他在欣赏我裙底的风光呢!
「不要这样,阿昌,别玩了,快找钥匙吧。」我一直都对他有性幻想,但是到了真正有事发生时我竟然怕了。
阿昌并没有离开那个位置,祇是擡起头望着我说:「小芸你太漂亮了,还有你的腿真是难得一见的美腿啊,让我再看一下好不好」
他那迷人的双眼在黑暗中好像发出摄人的光芒,我的心一阵狂跳。可能是虚荣心作祟又或是酒精的作用,我竟然没有拒绝他。
「我哪有你们家小玲好看啊。」
「和小玲比较的话,我觉得你的小腿比她的漂亮,再上去嘛……」他边说边掰开我的双腿,我的阴部只剩下一条黑色丁字裤遮掩了。「你的下面很肥啊,小内裤包不完,还露出好多肉来。」他开始摸我的大腿根部,顿时我的汗毛突竖,一阵微颤,马上感觉到我下面开始大量地分泌液体出来。
「阿昌,不要这样,我们到此为止吧。」我听到他以及我的唿吸开始急速,感觉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急着想阻止他,「我是有老公的,你也有小玲的,我…我……不想对不起他们。」
「小芸,别这样,我保证不做那回事,看一看就行了。」他停下摸腿的手,「真的,不做那回事,相信我。我们没有做那回事就不算是越轨,没有超乎朋友关系……」
他那该死的迷人的眼睛在手电筒的弱光辅助下,看得我心慌意乱,脑海中闪过:「对呀,没发生关系就不会超乎朋友关系呀。」(哎!这是什么道理啊,光看不该看的地方就已经超乎朋友关系了。都是酒精惹的祸。)
「我欣赏一下就行了,我感觉你的应该比小玲的好看,光看小内裤包得鼓鼓的外形就非常的漂亮了。」他说完用裤里那硬得发烫的阴茎在我的小腿摩擦着。
「别说了,我觉得羞死人了。」我被他逗得浑身发烫,就平躺在了座椅上。
他用小拇指小心的挑开我的内裤,使我的下阴完全裸露在他面前,直接观看着我那肥沃的下阴,由于他的头伸得很近,热浪般的唿吸喷在我的下阴处,喷得我下阴一阵抽搐,又涌出了许多淫水。
阿昌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大腿根部,还试探性地偷摸了几下我的阴唇外围。
「你的毛真少,阴部能看得一清二楚的,太好看了,这正是我最喜欢的型。啊!你流出很多水来了!真美啊。」
被他说得我十分难为情,羞得我用手摀住下阴,可是他没有就此罢休,用手指沿着我的手指缝隙轻轻撩拨着那稀疏的阴毛。另一只手向上进攻,伸到衣服里面抚摸着我光滑柔嫩的背部。我明白他的意图,稍稍擡起背配合,他伸到文胸后面一拨,轻松熟练地打开了文胸扣子。
他已经弓起身来,把我的上衣卷起,拨开文胸,低头下来吻着我的胸、我的双乳,含着我的乳头用灵巧的舌头在舔着。电流般的刺激不断地从乳头发出来,我时而抱着他的头,时而抓他的头发,我由喘粗气变成低声呻吟。其实那并不是阿昌的调情技术非常好,我觉得那是偷情的刺激,那时候心理上的刺激已经远胜过生理上的刺激了。
阿昌开始拉我的内裤,被欲火煎熬的我也已忍不住了,擡起臀部让他很容易地把内裤拉下来,他边吸吮着乳头边用手指在我下阴的淫缝里来回撩着,拨弄着我那最致命的阴核。每次拨到我的阴核,我都不自觉地浑身一阵颤抖,感觉到淫水已经股沟流到座椅上。
他不知几时把那刚硬发烫的阴茎释放出来,拉我的手去摸弄它。黑暗中我感觉到那东西真的很热,龟头还有点湿湿的,茎身有许多弯弯曲曲的微凸的血管。我紧紧的抓住它,慢慢地套弄它,我已「哦……哦……」的呻吟不止。
他再次蹲下身去,把我的凉鞋、内裤统统解除,埋头到我胯下狂吻着我的下阴。我和老公从没试过口交,因为我们都觉得不卫生。今晚第一次尝试被口交,并且是被老公以外的男人、好朋友的男人口交,那种美妙的感觉、刺激,真是美不可言,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特别是他那又热又湿又软绵的舌头在我阴核上打转时,顿时我感觉天旋地转。
我既紧张又兴奋,双腿用力紧夹他的头,手在乱抓他的头发。我快发疯了,由于环境所致,不敢大声呻吟,只能用力乱甩头以发泄压抑的快感。我的淫水分泌一批又一批,流在真皮座椅上浸湿了我的屁股。
他的手指拨开了我的淫缝,找到湿淋淋的小穴口,慢慢地插进了一节手指,手指在阴道的窄口处不停的搅动,嘴不停的攻击着阴核。手指继续插入,整根没入后开始抽插着。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去理会是否超乎朋友关系,道德已经沦陷,肉体欲望已经主导了我的理智,我只知道很需要阴茎插入的那种满足感,我需要男人、需要爱抚、更需要性爱……
由于车内闷热,我俩经过一阵欲火焚烧已经大汗淋漓,他摸出车匙,也不转身,打着车开了冷气,然后爬到我身上,我已经做好准备默默地等待他的进入。
在黑暗中,他手握阴茎在我的淫缝上来回划了几下,很熟练地分开了我的阴唇,龟头已经压到我的阴道口外,我双脚交叉盘在他腰间。就在那瞬间,我才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出轨了,等待着的是丈夫以外的男人、陌生的阴茎,即将插入丈夫专用的阴道。
我屏住气等待,他好像并不太着急,慢慢的插入,龟头已经进入到窄口,我才「唿……」唿出一口气,好像刚完成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后的那种松一口气的样子……
一阵急速的手机铃声在我们毫无防备下突然响起,真是把我俩吓一大跳。
「嘘!是小玲。」阿昌拿起电话接听,龟头仍然插在我体内,「小玲…哦,我们还在谈啊……是啊,刘先生第一次来广州……我回去再说吧……好的,就这样啦!」
听完电话我才敢喘口大气。感觉到插在体内家伙没有刚才那么硬了。本来如果是正常做爱的话,这些电话声不会吓到软的,祇是我们现在是在偷吃啊,原本就偷偷摸摸的了,稍有响动就会吓一大跳啊。
他没有拔出,用大拇指按在我阴核上有节奏地搓揉着,我被弄得呻吟不断。
在呻吟声的刺激下,阴茎再度硬起,我十分清晰地感觉到龟头在涨大、变得更硬。体内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更多的淫液,祇是被龟头塞住出路没有流得出来。
此时他也忍不住了,腰间一沈,「噗」的一下泛水声,一下插到底,满腔淫水受到挤压溅射出来。
「啊……」我被这突来一插,一阵兴奋的叫声冲喉而出。
他开始不紧不慢地长抽长插,「噗、噗、噗」的抽插声有节奏地响起。他的阴茎比不上我丈夫的大,不过对女人来做爱并不是大小来决定快感的(除非有特殊爱好的例外),由于偷情的刺激使我觉得比和丈夫做爱具更强烈的快感。
抽送了七八分钟左右,他几乎完全拔出,只用龟头卡在我的阴道窄口处,轻微的磨动五六下再勐地深插入,又马上抽出重复以上的动作。我最受不了这一招的了,经常是这样被老公弄丢的。
「啊∼∼啊∼∼」我大声呻吟着,此时的感觉先是体内一阵空虚,但在阴道口的阵阵酥麻让你期待着在门口的阴茎插入,接着突然袭击的充足感使人好像被推上天的快感,不过马上又消失,再次变得空虚。
这重重复复使我咬牙切齿地抵受着快感的冲刺和空虚的煎熬,一声声大声的呻吟从体内被迫出。
一股强烈的快感热浪卷袭我全身。这股热浪使我眼前一阵昏眩,身体不住地悸动、抽搐,双手用力抓在真皮座椅上,一阵阵「啊--」的长声呻吟伴随着脑袋疯狂乱甩。这第一轮高潮使我感受到从未有过如此强烈兴奋的快感。
好在他在高潮中停止了活塞运动,静静地插在深处和我一起分享我的高潮。
许久,高潮渐退,他再次开始了勐烈的活塞运动。这次他采用了全抽全插,每一下都使我们的耻骨相碰,速度由慢向快。他扳起我的头,让我借助月光看到自己的下阴处那抽插的情景。
「小芸…………好看吗」他越插越快,越插越勐。他也开始沈沈的呻吟:「哦∼∼∼∼∼∼∼哦∼∼∼∼∼∼」
狂抽勐插一阵子,肉体的快感和感观的刺激使我再一次被推至最高点。我正抓狂般迎来第二轮高潮,他这次没有象上次那样停下来,反而抽插得更激烈……
「小芸∼∼∼∼哦∼∼∼∼∼我∼∼∼快要∼∼∼∼∼∼∼∼要∼∼∼∼射了∼∼∼∼∼」只见他用尽全力,拼命的干着,「我∼∼∼∼射∼∼∼∼∼∼∼射∼∼∼射在里面∼∼∼∼∼∼安全吗∼∼∼∼∼∼」
「啊∼∼∼∼∼∼呜∼∼∼∼∼∼呜∼∼∼∼∼∼∼∼」我的高潮呻吟已经带有哭号声,「阿昌∼∼∼∼∼∼∼啊∼∼∼∼∼安全∼∼∼∼呜∼∼∼∼∼」
勐插一阵,他忽然重重地插了几下,最后深深插到深处,阴茎一跳一跳的,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我阴道深处。此时我两腿交叉紧紧夹在他的腰间,双手紧箍在他颈部,我们一起共享最快乐的高潮……
高潮过后,我们开始清理战场。真皮座椅上流了一大滩淫水,还有从我阴道流出的大量阿昌射进去的精液……
那晚过后,我没有再和阿昌做爱,为了小玲,为了保卫甜蜜的家庭,我拒绝了阿昌私下对我的邀请。那次之后每见到他,当然一般小玲都在一起,我都有一种罪恶感。
虽然有过几次他趁小玲去洗手间或其他原因暂离,都会偷偷抚摸我,但那只算是我们仍然维持的一种特殊关系吧……
我终于对丈夫提出要出去工作,其实我是想避免再次陷入其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