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s://www.10caiji.com 资源站,每日更新!海量资源API采集! 帮助文档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玄幻武侠

吕奉先04
负剑江湖行05 三国无双:羞耻的二乔全
负剑江湖行05 三国无双:羞耻的二乔全
第四章筵席过后我回到董卓给我安排的府邸,这个地方据说以前是一户富商所建,这个富商与某位朝廷大员还有点关系。自从董卓进京控制朝政,这个官员因为一些小事得罪了董卓,于是所有和这个官员有关系的人全都下狱问斩。董卓残暴,可见一斑。府邸很大,进门是一个大庭院,庭院中种了各种名贵的花草,庭院左右各有一门,穿过门就是一个个独立的小院子,这是平时用来留宿客人的。庭院尽头是一间极大的正厅,这是平时用来招待客人的,正厅后面是一个小湖,湖上有一座九曲十八弯的小桥,桥上亭台楼阁各式各样,再穿过小湖就是主人住宿的房间。我沿着湖上的小桥慢慢走回我的房间,今晚筵席上的一幕幕在我的脑海中回放着,那屈辱的一幕让我死死的握住拳头,董卓,你等着,义父的仇和今晚你给我的屈辱我一定要报。回到房间刚点起烛台,就见床上坐了一个人,我大吃一惊,急忙把手伸向腰间,却摸了个空,我的佩剑进门时就交给管家了,我急忙回到门口,借着烛光看见对方居然是个女人。那个女人,确切的说是一个宫装美妇,看我站在门口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,不禁掩口娇笑道:「将军果然是个妙人呢。」「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」这个美妇看来没有任何敌意。「我是何人」美妇叹了口气,带着满脸的惆怅道:「哀家就是大将军何进的妹妹,当今天子的生母,何太后。」何太后我吃了一惊,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这里,我趋前一步赶忙跪下行礼。何太后的反应却出乎我的意料,她似乎很惊慌的一把拉住我,想要扶我起来,可是娇小的她又怎么能够扶得动我,只能在一旁急得团团转,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。见此情景我只能站起身来,略有迷惑的问道:「太后,您深夜到此,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」何太后见我站起身来,又听我如此问她,却是不做任何回答,只是低着头捏着自己的衣角不说话。见何太后不愿说话,我越来越迷惑了,只能道:「太后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这就护送太后回宫吧。」何太后见我准备护送她回宫,心中一急脱口而出道:「董太师特让哀家来服侍将军入寝。」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的转过身子,何太后此时满脸红晕,眼中却充满了屈辱的泪水。「太后,您乃是一国之母,怎么可以这样,陛下颜面何存啊,还是让臣护送您回宫吧。」「将军万万不可,董太师如果知道了,陛下性命怕是保不住了。」何太后说完已经开始小声的啜泣起来。这是为何我疑惑的看着何太后。「将军,哀家可以信任你吗」何太后楚楚可怜的看着我问道。「太后言重了,布是陛下的臣子,也是太后的臣子,自当效忠陛下和太后。」我弯下腰朝着太后拱手行礼,我是不敢再跪了,怕再吓着何太后。「哀家也相信将军是一个忠臣,既然如此,哀家就把一切都告诉将军。」何太后走到床边坐下,将一切都向我娓娓道来。原来董卓刚进京时并不像现在这么残暴,那时的他温良谦恭,对谁都是恭恭敬敬的,但是自从他收服了大将军遗留下来的禁军后,一切都变了,董卓终于露出了他残暴的面目。他控制陛下和朝廷,夜宿龙床,奸淫后宫宫女,甚至连何太后都难逃毒手。不仅如此,他还想着要废掉陛下,改立陈留王为帝,只要有人不同意他就派出西凉铁骑将那人诛九族。他还好大喜功,将洛阳周边村镇全部屠戮一空,将斩下的人头装上车运回洛阳,谎称是杀贼大捷。他手下的将领也是到处作恶,整个洛阳城可谓是人间地狱一般。我听完这些只觉得全身汗毛倒竖,这还是人吗,我用力地握紧了拳头。「董卓今晚入宫,说是要摆宴宴请一位将军,还让哀家,让哀家……」何太后说到这里羞红了脸说不下去了。不用何太后说我也明白董卓的意图了,这个畜生,竟然用这一招来控制我,今夜的事只要一发生,他再这么一传,我吕布就不得不上他的贼船了。我紧咬牙关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今晚绝对不能呆在这里,不然保不准会发生点什么。想到这里,我转身大步走向门口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我还没走出几步,就听见身后扑通一声,我回头一看却是何太后朝我跪了下来,满脸泪水说道:「将军,整个府邸都是董卓的人,将军只要走出这个门,明天……明天就怕是见不到我和陛下了。」说完何太后伏在地上失声痛哭。这……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我该怎么办,义父,我该怎么办。「将军,现在董卓的人肯定在周围探听我们的动静,如今过了这么久没动静,怕是董卓已经知道他的意图败露了。」何太后抬起头说道。我正想说话,就听房门被敲响了,我先把何太后扶上床,转身过去开了门。门外站着的是管家和一个仆人,仆人的手里还端着一个木质托盘,托盘里放着两个盛满汤水的瓷碗。「将军,这是董太师刚让人送来的两碗莲子汤,说是让将军和贵人喝下。」管家低着头说道。我看着这两碗莲子汤,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就挥了挥手让他拿下去,说等明天再喝。「将军,董太师还派人吩咐了,说要亲眼看着将军和贵人喝下他才安心,还让将军不要多疑,他对将军是一片真心。」管家不卑不亢的回道。我握紧拳头问道:「如果本将就是不喝呢」「将军不喝也可以,不过董太师说了,如果将军和贵人不喝的话,那么只好让南面那位小贵人喝了,只是这莲子汤药性很重,小贵人喝下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那就不好说了。而且董太师还准备派人给城外将军的军营送些莲子汤去,如果……」说到这里,管家就闭口不再言语,但那意思很明显,如果我和何太后不喝下这两碗汤,不光陛下有危险,城外的张辽高顺,还有跟随我的并州军都有危险。我紧紧的盯着管家,锐利如刀的眼神让他禁不住瑟瑟发抖,可尽管这样,他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。身后传来一声哀叹,何太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的身旁,她拿起其中一只碗一饮而尽,然后把另一只碗递给我,「将军还是喝了吧,别辜负太师一番好意。」我看着何太后,她的眼中已然是一片凄然和决绝,我接过碗,仰起脖子一饮而尽,然后把碗狠狠地摔在地上,溅起的碎片划过我的脸,我却全然感受不到。不知何时房门已经重新关上,管家带着仆人也已经离开,我和何太后就这样互相对视着。(许多年后我偶然会回想起这个晚上,回想起这位柔弱中带着坚强的太后,和那时还充满正义感的自己。)喝完莲子汤不久后,我就仿佛失去了意识,身体似乎都不是自己的,它只是跟随着内心最原始的欲望在行动。等我清醒的时候发现何太后正骑在我的身上,全身一丝不挂的上下起伏着,胸前两个高耸的乳房上下跳动,她的蜜穴不断的吞吐着我的阳具。我扶住何太后的身子,停止她疯狂的动作,轻声唿唤着她。何太后睁开迷蒙的双眼,冲我妩媚的一笑,双手抓住自己的乳房问我:「将军,好看吗」我努力控制住内心的那股冲动,移开自己的目光不敢再看。何太后伏下身子抱住我,嘴唇在我脸上一边吻一边气喘吁吁的说:「将军,哀家第一次看见将军,就觉得将军不凡,今夜一试,果然如此。」什么果然如此,难道……董卓给的那两碗莲子汤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居然放了媚药在里面。何太后一边在我脸上亲着,一边用手抚摸我的胸膛道:「将军今晚好厉害,我还以为我会死在你的胯下呢~ 」何太后说完满脸的媚笑,顺便还用蜜穴使劲夹了一下我的阳具。这时的我已经快坚持不住了,只能尽力守住心神,闭上眼不让自己胡思乱想。「将军。」何太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我的耳垂,在我耳边细语道:「反正今夜我俩都已经发生了,将军何不趁热打铁,让自己更快活呢~ 」美人在怀,再加上媚药的作用,我终于是坚持不住了,虎吼一声,我翻身把何太后压在身下,用力耕耘着那块肥沃的土地。我突如其来的动作把何太后吓得惊叫了一声,但随着我的耕耘她又开始笑了,接着就是闭上眼大声的淫叫。由于今晚喝了酒,抽插了一会后我就感觉到有些乏力,何太后似乎感觉到了,睁开眼睛带着一丝媚意说道:「有道是酒色伤身,将军今晚喝了那么多酒,刚才又那么勐烈,现在不乏却是怪了。」说完掩口娇笑。我有点气恼的摇摇头,身下的阳具又往蜜穴里狠狠一顶,「谁说本将乏了,本将现在才开始要发力。」「好好好,我的将军,你天下无双好不好。不过你从刚才就让我舒服了这么久,现在我也要报答你一下了。」何太后让我躺下身子,然后她坐在我身上,长发散落在她的背上,眼中带着那一丝热烈和渴望。她的乳房很大,但是却没有一点下垂,褐色的乳头高高立起,带着那浓浓的欲望。何太后把压下身子,把两只乳房按在我的脸上,一股奶香扑鼻而来,我禁不住张开嘴,把一粒乳头含在嘴里,然后在齿间轻轻撕磨。何太后一边吸气一边把乳房使劲往我脸上按,只把我弄得透不过气。我推开何太后的身子,大口大口的吸着气,何太后咯咯笑着:「将军差点就成了本朝第一个被女人乳房闷死的男人呢。」我瞪了何太后一眼道:「不是说要让本将快活吗,难道这个快活就是闷死本将吗」何太后咯咯一笑:「将军还真是心急啊,哀家马上就来好好伺候将军。」何太后说完又伏下身子,开始亲我的脖子,一边亲还一边伸出舌头细细舔着,慢慢的一寸一寸地往下舔。何太后的舌头温暖又柔软,舔的我全身都是酥酥麻麻的,很舒服。何太后慢慢的舔着,从我的脖子舔到胸膛,又从我的胸膛舔到我的腹部,接着突如其来的一口含住我的阳具,舌尖在马眼上疯狂的转着圈。我被这突然的一击弄得直吸冷气,双脚紧绷,双手一把按住何太后的头。何太后似乎知道我快要射了,头不停的起伏吞吐着我的阳具,还用手轻轻揉着我的卵袋。我再也控制不住,阳精喷涌而出全射入何太后嘴里,弄得她一阵咳嗽。阳精射出后,我的头脑也清醒了很多,我见何太后在一旁不停的咳嗽,急忙跪下给她拍着背部,何太后的背很光滑,摸上去就和绸缎一样。「微臣该死,不小心触犯太后凤体,还请太后恕罪。」我见何太后已经不再咳嗽,赶忙下床跪倒请罪。何太后挥了挥手轻叹道:「将军何罪之有,你我都只是董卓的棋子,身不由己而已。只是……」「只是如何,还请太后吩咐。」我光着身子,头也不敢抬。「只是哀家还没泄身,这火在心中烧着,怕是会坏了身子骨啊。将军如要赎罪,不如……」我抬起头,正看见何太后朝我勾了勾手指,舌头舔着嘴唇,一脸的淫荡。既然如此,那微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我站起身,朝着何太后扑了过去。房间里再一次传出了淫声浪语。离此不远的太师府中,董卓听着手下的汇报,满脸尽是得意。